首页 - 资讯中心 - 政策法规

全球为何都对互联网企业发起反垄断大招?

编辑:admin 时间:2020-12-30 来源:新华网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就在不久前,阿里、阅文、丰巢才刚因收购未依法申报而被罚。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着重强调,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一时间,“反垄断”话题大热。不过,事实上互联网企业反垄断这种情况并不仅限于国内,在地球的另一端,尤其是欧美发达地区,“反垄断”出现的频率更高且更早!


  被“盯上”的科技巨头


  针对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反垄断热潮正此起彼伏席卷全球。


  本月15日,欧盟公布了草拟的规范有关数字服务的重要法案——《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这两项法案被认为是直接针对GAFA(谷歌(Google)、苹果(Apple)、脸书(Facebook)和亚马逊(Amazon))这类硅谷巨头。


  在《数字服务法案》及《数字市场法案》草案的发布会上,欧盟官员列举了一系列大型平台妨碍竞争的做法,比如从不同服务里整合用户的个人信息,在平台上优待自家产品和服务,利用平台商家产生的数据开发竞争性服务,令用户无法卸载平台预装应用等。


  针对此类违规行为,《数字市场法案》草案提出了严厉的惩罚措施,罚金最高可达年营业额的10%。如果按照互联网巨头2019年的全年业绩计算,这意味着谷歌有可能被罚款162亿美元,Facebook将被罚款71亿美元。


  此外,对于有“系统性不合规行为”的平台,欧盟监管者也有规定,或将采取针对公司“结构层面”的整治措施,意味着可能拆分科技巨头的欧洲业务。


  欧盟这手段可真狠!巨额罚单再加拆分,这谁顶得住!


  除了欧盟整体层面之外,法国已经率先开征数字税,随后,英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等欧洲国家都提出了类似的数字税方案。不久前,加拿大财政部还宣布计划从2022年开始对谷歌、Facebook等提供数字服务的公司征税。加拿大政府预计,这项税收在未来五年内帮助其增加34亿加元的收入。


  在他国重拳出击的同时,美国政府“打”起“自家娃”来也毫不手软。


  就在不久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来自48个州及地区的总检察长便联合提交了两份针对Facebook的独立反垄断诉讼。


  不过,Facebook并不孤独。今年10月,美国司法部也曾向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称其涉嫌利用市场支配力打压竞争对手,这也是20多年来,美国司法部对科技巨头提出的最严重的反垄断指控。


  这还不算完,就在上个礼拜,美国得克萨斯州和其他9个州对谷歌提起诉讼,指控它与脸书公司勾结,违反反垄断法,扩展其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的网络广告业务。


  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大招可谓一波接一波。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至2020年8月10日,FAAG在全球范围内共遭遇了17个国家和地区的反垄断调查及纠纷,共达84起。其中,谷歌被卷入27起纠纷,亚马逊和苹果均为22起,Facebook共有13起。


  20年一轮回?不是针对在坐的各位!


  曾被美国政府视作创新“小甜甜”的硅谷巨头们,为何突然成了人人喊打的“牛夫人”?


  先来回顾下,过去若干年里,美国政府针对科技巨头的一系列反垄断操作,从中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1969年1月,美国司法部对IBM正式提起反垄断诉讼,认为其垄断了大型机市场,阻碍良性竞争。


  1998年5月,美国司法部和20个州检察长控诉微软违反《反托拉斯法》,声称微软非法阻止其他软件厂商与其进行正当竞争,但这场跨世纪的诉讼也没有让微软陷入被拆分的命运。


  而到了2019年,针对GAFA的相关调查也开始逐步增多。


  从上述时间线来看,美国政府的反垄断大招似乎很有规律,几乎每隔二十年就会来一次。倒不是因为20这个数有多“吉利”,背后的逻辑主要还是技术的更新换代需要时间。


  “技术变革基本每10年一代,而产业变革的周期则大概需要20年。”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表示,在这之中,前十年基本为上升期,到了后十年则逐渐步入成熟期,反垄断也多半是在这个阶段开始介入。因此才会给人20年一轮回的感觉。


  反观国内最近针对互联网领域出现的反垄断事件,其实也与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进程有关。


  “当前我国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相对成熟阶段已经不再是市场进入阶段,互联网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相关产业规模巨大、巨头多、跨国多,因此反垄断才会在此时被提上议程。”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表示。


  监管是为更好发展


  当前,全球“不约而同”地对互联网领域展开反垄断审查与监管,客观来说,既是互联网行业规模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其对于社会发展已经产生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其实无论是早年间传统行业领域的反垄断也好,亦或是现今席卷全球的互联网领域反垄断,其核心逻辑并未改变。都是为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避免公平竞争受到控制。


  正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


  当一个市场被寡头垄断没有了竞争,随之而来的往往会是违背市场法则、侵犯消费者公平交易权和选择权,与互联网生来就伴随的创新也会受到遏制。


  此时的加强监管,就是为了促使行业更好的发展。“只有当市场秩序能够公平合理时,那些自身经营成本低于行业平均成本的企业才能得到长足发展,消费者才能拥有更多的选择,企业的创新精神才能够被激发,行业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赵萍表示。